16万元包清华北大?家长告培训机构 城市频道

16万元包清华北大?家长告培训机构 城市频道

时间:2020-03-23 13:5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16万元包清华北大?家长告培训机构 2014年06月10日 14:50:14

  16万元包考清华、北大,8万元包考浙大,对于望子成龙的家长,这样的广告词无疑充满了诱惑力。

  永嘉一个贫困家庭,东凑西借预付了3万元,希望儿子能冲一下清华或者北大。结果,孩子却考出了一个令他们预想不到的 差成绩 。家长按约定要求退还学费时,遭到了拒绝,无奈之下,将培训机构告上法庭。日前,鹿城区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,将择期开庭审理此案。

  该事件背后折射了一个混乱的 包考 市场。

  一个贫困家庭的全部寄托

  永嘉人陈先生(化名)家境贫寒,但他的儿子小陈(化名)非常争气,初中毕业考上了温州中学。

  前年,小陈升入高三,陈先生比儿子还焦虑。

   我儿子在班级成绩属于中上。 陈先生说,老师告诉他这个成绩有望考上浙大,如果再努力一下,或许能考上北大、清华。

  有一天,陈先生在儿子学校外面看到一家培训机构的广告,广告上称该培训机构可以辅导学生考上一流重点大学。

  这家培训机构的地址就设在温州中学附近,陈先生遂联系到了培训机构的负责人魏某。魏某的一番介绍,令陈先生大为心动。

  2013年2月10日,陈先生与魏某签下一纸《关于培养学生与家长协议书》,魏某哥哥创办的温州某民办培训学校、魏某的侄女还作为担保人在该协议书上盖章、签字。

   我本来也担心上当受骗,但我去担保人那里看过后,发现担保人办学规模蛮大,于是就放心了。 陈先生说,在签协议时,对方也对小陈的学习成绩作了一番了解。

  借钱预付了3万元培训费

  根据该协商书约定,如果陈先生的儿子顺利考取浙江大学、复旦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其中任意一所大学,陈先生一方在收到录取通知书一周内支付培训机构8万元作为劳动报酬;如果孩子考上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,陈先生一方接到通知书一周内支付16万元作为劳动报酬。不过,这其中的3万元要作为预付款,在签订协议后马上支付。

  高昂的 劳动报酬 让陈先生倒吸一口冷气。但陈先生看到协议中有一条约定: 若没能完成培训目标,甲方承诺不收取乙方任何费用,所收预付款在高考结果明确后一周内无条件全额退还给乙方。 于是陈先生咬咬牙从亲戚那边借了3万元学费。

   如果真考上清华、北大,别说16万元,就是160万元也值得。 陈先生说。

   成绩不如意按约定退费遭拒绝

  其间,小陈有一次参加国内一所知名高校自主招生的机会。

   当时也想过去试一下,但对方予以劝阻,他说 你孩子是考浙江大学的水平 。 陈先生说,他儿子最终一门心思通过 培训 参加高考。然而, 一对一 培训后,小陈只考了653分。

   去年浙大的分数线要690多分,我们以为经过培训,孩子最差也能考上浙大,结果 陈先生说,儿子最后考上了一所不太理想的大学,而小陈班上的同学们几乎清一色是北大、清华、浙大等名校。

   我儿子成绩差不多是班上最差的了。 陈先生说,很多时候,他们所谓的培训,就是从网上下载一张模拟卷,然后给学生测试,或者请一些高复班的老师来滥竽充数。培训打乱了学校老师布置给孩子的复习计划,另一方面也无形中给孩子造成了压力。

  在小陈所在的培训班,更多家长与魏某签订的是按课时收费,他们见情况不对,选择了退出,但小陈因为签了协议,只好硬撑着。

  在陈先生看来,培训反而害了孩子,可如今后悔也没用了,如今他只希望对方按约定退钱。谁知魏某拒不退还3万元的学费。陈先生又去找担保方,但他们推脱说对事情不清楚。

   我几次三番找到魏某,他一开始说自己请老师也是花了钱的,后来又说现在没钱,下次再给。 陈先生说,事情一拖就拖了近一年。

  陈先生无奈之下,只好将魏先生、担保方魏先生哥哥创办的培训学校、魏先生的侄女告到了鹿城区人民法院,请求法院判令他们归还培训费3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。

  日前,鹿城区人民法院已经立案受理,将择期开庭审理此案。

  昨天记者打通魏某电话,但刚说明来意,就被挂断了,再拨打,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

  混乱的 包考 市场

  位于温州中学和温州五十一中之间的温中路,大量民房打着培训、租房广告。尽管据陈先生说,魏某早已 转移阵地 ,但类似魏某操作模式的培训机构依然存在。在温中路一处民房二楼, 超强师资、专家组合、签订高考加分协议 的广告牌大而醒目。

  广告内容显示,共有两份合同供家长选择,一种是半年内(本学期)单科加分25分以上;另一种是,学生考上北大、清华等十大名牌或考上国家211重点大学。

   这已经是位于二楼的这家培训机构第三次换主人了。 民房内一名住户说,最初,是一位瑞安人在这里办培训班,后来生意不行,一个姓魏的湖北人接手了这个培训班。他胆子很大,广告打得天花乱坠。但好景不长,这个培训班后来连老师工资都发不出来。现在是一个江西人接手这个培训班,但生意也不好。

  昨天,记者以家长名义打通了广告上的电话。记者询问,是不是未达到预期目标,钱会退还?

   差不多是这样。 对方犹豫了一下回答说,可以按课时收费,也可以包考,包考的话,折合费用为一个课时六七百元。

   一节课这么贵? 记者表示惊讶。

   我们会配备最好的老师,对学生进行全程监管,并对学生的情况进行综合分析。 对方开始滔滔不绝。

   他们摸准了家长的心理,钱挣过来都是为了培养孩子。在孩子上高三时,尤其高考冲刺阶段,只要能提高孩子成绩,很多家长都愿意花钱。 陈先生认为,像这些培训机构忽悠了一届学生家长后,下一届学生家长因为不知情又会被继续忽悠。实在混不下去时,还可以改头换面再换个地方接着忽悠。